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事与愿违

2019-03-06 05:40:13

事与愿违

“刘勇,我感觉这次怀的一定是个儿子。” “我猜想,也是个儿子。不然你遭的罪,又白受了” 张勇手抚摸着老婆张璐的肚皮,眼里装满了希望。 “嗯,我看见饭就反胃,连喝口热茶,也会干呕半天。记得怀前几个丫头时,没有这次反应得严重,还老想吃酸的食物。听村里的嫂子

刘勇,我感觉这次怀的一定是个儿子。

我猜想,也是个儿子。不然你遭的罪,又白受了

张勇手抚摸着老婆张璐的肚皮,眼里装满了希望。

嗯,我看见饭就反胃,连喝口热茶,也会干呕半天。记得怀前几个丫头时,没有这次反应得严重,还老想吃酸的食物。听村里的嫂子、大婶们说,酸娃辣女。咱们又去了山上的观音庙,求了送子观音。别人都说,这个庙里的送子观音很灵。观世音菩萨,一定会送咱一个儿子的。

刘勇听后,咧嘴笑了笑,古铜色脸上的褶皱,被笑容挤压得更为深刻。

睡吧,赶明儿,街上逢集了,我去给你买点橘子吃,再买点时令新鲜的蔬菜,好好保养保养。

咕咕咕,咕咕咕。

徐凤琴拿着木棍伴着鸡食,嘴里边叫着在院子里散跑的鸡儿。

咯咯哒,咯咯哒。

一只黑丽花老母鸡儿下完蛋,迈着八字步,高昂着脑壳,挺胸鸣唱着走向鸡儿食盆。

徐凤琴挥手撵走了正吃食的鸡群,让这只刚下完蛋的老母鸡儿先吃。

吃吧,多吃点,你真是一只勤快干活的老母鸡儿,吃饱了,明儿还下蛋。不像有的鸡儿,干吃不下蛋,下蛋也是软蛋。

张璐听到婆子说的话,感觉是在说自己。她满脸怒色的直视婆子的背影,狠狠的用眼神白拉着徐凤琴。

刘勇悄悄的拉扯了一下张璐,冲她讨好的挤挤眼。张璐顺手朝刘勇的屁股上拧了一把,一股怨气使在了老公的屁股上。刘勇疼得呲嘴咧牙,一手揉着屁股,一手拉着张璐回了屋。

怀的是女孩。

张璐躺在窄小的床上,听到这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。瞬时,全身上下都冰凉冰凉。

医生,你再仔细的看看,真的还是丫头吗?

没错,的确是女孩。

张璐失望了,她使劲的咬着牙,没让眼泪流出,心隐忍得做疼。

难道自己真的天生就是做丈母娘的命吗?那观世音菩萨也不显灵了,求她也是白求了。为何上天都不怜悯我这苦命人呢?刘勇家可是几代单传,到了他这一辈,自己连着怀了几个丫头。婆子、公爹都没给过好脸色看。

张璐一路做着思想斗争,回到了家。

爹、妈,刘勇,我做了B超,医生说是儿子。

老婆万岁,我刘家有后了。刘勇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,一把搂住了张璐。

徐凤琴高兴得眼里噙着泪,喃喃的说:从此后,再也不用别人嘲笑我刘家,香火无继了。

这天上午,徐凤琴又是杀鸡,又是让老头子刘世贸去买菜。

张璐由于怀了儿子,在家庭的地位也随之高了起来。婆子每天早上会给她煮一个鸡蛋吃,家里喂养的公鸡儿,主厨的徐凤琴隔三差五的宰一只给炖了,让她补养身体。

转眼到了临产期,张璐住进了街卫生院。

同时,临床也住进来一位四十上下,怀着身孕的中年妇女。张璐看到这对夫妇,都是愁眉不展,心想,说不定那肚子里,怀的也不是如意地种。

由于两人都是孕妇,有共同的话题。于是,两人很快唠起磕来。

妹子,你怀的是丫头,还是儿子?

张璐看看老公和婆子都没在,难堪的笑了笑。

还是丫头。我认命了,这辈子也做不了婆子了。

唉!妹子,这生娃生妞,不是咱们能掌控得了的。我想要闺女,可偏偏怀的还个是儿子。

张璐看着那位大嫂圆滚滚的肚子,有些羡慕。

大嫂,你真有福气。怀的儿子有啥不好,还发愁叹气地

妹子啊,你是不知道,我已经生了俩儿子了。如今,市面卖的东西,不都是贵得有些离谱。房价涨得,比火箭跑得还快,咱们老百姓连做梦,都不敢奢望着去买。养一个孩子,需要投入多少的精力财力。先不说从小到大吃喝拉撒,上学所花费的金钱。光就成年后,结婚盖房,咱们一个种地的老农民,就难以承担得起呀。还是你有福气,俗话说,生一个女儿,就拥有了一座百货楼。生俩女儿,就是一家银行了,何况你生三个女儿,那不就是一台自动取款机嘛!

张璐还想接着说,肚子突然疼得要命起来,被送进了产房。

咯哇咯哇。

婴儿那响亮有力的啼哭声,驱散了张璐所有的疲劳疼痛。

医生,是个儿子吗?张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听觉,她微弱的在问。

是,是个大胖小子。

张璐满意地闭上了眼睛,两行清澈的泪水,顺着面颊而下。她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,感谢菩萨显灵的话语。

病房里,刘勇抱着儿子左瞧右看,喜得合不拢嘴。古铜色脸皮上焕发着一股光亮。那深刻的褶皱,似乎也舒展了不少。徐凤琴跑前跑后的忙活着,为张璐做饭吃,给小孙子洗刷尿布。

(:冷得像风)

捕鱼游戏上下分
石榴苗
怎么入深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